当前位置:首页 >  吃吃喝喝 >  做茶食是父亲的拿手手艺

做茶食是父亲的拿手手艺

发布时间:2020-06-30 12:02编辑:小狐阅读: 316次 手机阅读

父亲的茶食店

□陈竣

靖江季家市东街有一家我父亲经营的“恒泰兴”商号的南北货铺子。

做茶食是父亲的拿手手艺。

茶食一族中,父亲做的月饼享誉靖、泰、如三市几个乡镇。脆饼的生产则是供不应求,尤以甜味销量最大。

我的童年就是看他做茶食长大的,在我的印象里他会做几十种的茶食。在我们季家市凡是经过烘制出的面粉、米粉为主材的干品,统称“茶食”

形状像蛤蟆而全身沾满白色粉末的蛤蟆酥,酥到稍有碰撞即散落一地,必须轻轻抓起,用手掌托住。

花生大小里面许多小孔身子雪白的洋京枣、花生大小里面许多小孔身子褐色的大京枣都是糯米粉用水调成干糊加白糖先制成胚子,晒干,再进入大半锅的素油中炸出的甜品。洋京枣和大京枣除了供消费者平时零食,每年年关将至,“恒泰兴”“L”形的柜台外置办年礼的顾客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从旧历七月开始,父亲就忙不迭地准备起月饼的食材,按照市场规律,中秋节前又会迎来“恒泰兴”的生意旺季。父亲制作的各种苏式月饼,自己加工的豆沙里放入瓜子仁、核桃仁和桂花,一口咬下去,那幽香那甜味让吃的人啧啧赞叹。除了月饼,父亲还会做月光饼,比月饼大得多,有盛菜的碟子那么大,仿佛是天上的月亮落到了碟子上。

提起月饼,过去,刚从一穷

二白的旧中国脱胎的老百姓,收入菲薄,敬了十五的月神后,一个月饼都要切成几块,一家人一人拿一块,男女老少分而食之。那时吃月饼真正叫作品尝,而不能作为填饱肚皮的美味食品。

我最喜欢吃的还是父亲做的寸金糖和董糖。制作寸金糖和董糖工艺比较复杂,寸金糖是以加热饴糖为外皮,里面包上芝麻粉和白糖的混合物,掺入微量香精,搓揉成长条状,外面再滚上密密麻麻的白芝麻,用剪刀迅速剪成一寸左右的样子,故定名“寸金糖”而董糖又是不同的做法,它是在一张张包装纸上,把半寸宽的饴糖皮切成约三寸长的一段,竖着做出预定的图案,也填入芝麻粉和白糖的混合物,一个个包装好,即可以成品上柜。

看着父亲做花生糖和芝麻糖,就没有这么难。糖稀倒入大锅,加适量清水,点火熬制加白糖。父亲用根筷子蘸蘸,见锅中之物能拉起黏丝,就把熟花生米或熟芝麻倒入锅内,操起大铲刀迅速兜底翻动,搅拌均匀后,双手抓住铁锅两耳,立马倒在抹了油的四周有边框的案板上,刻不容缓地趁热用棒槌碾压,整平后立即切成小块,冷却后香甜酥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茶食

茶食,从广义说来,是包括茶在内的糕饼点心之类的统称,在《大金国志·婚姻》就载有:“婿纳币,皆先期拜门,亲属偕行,以酒馔往……次进蜜糕,人各一盘,曰茶食。”所以,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茶食往往是一个泛指名称;而在茶学界,茶食是指用茶掺和其他可食之物料,调制成茶菜肴、茶粥饭等茶食品,即是指含茶的食物。

标签: 茶食 月饼 寸金糖 父亲
  •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吃吃喝喝本月排行

吃吃喝喝精选